推薦欄目

大學生飯卡里突然多了幾百元 記者探訪隱藏在高校里的“隱形資助”

來源: 2019-10-24 07:42:22
  • 關注官方微信

  • 天天315維權

    河南工業大學的老師對貧困學生家庭進行走訪  受訪者供圖

 

    開學以來,在河南工業大學,每個月都有一百多名學生的飯卡“悄悄”多出200元。這種對貧困學生無需申請、不用公示的補貼,被人們稱為“隱形資助”。記者在采訪中得知,類似情況也發生在河南師范大學、中原工學院等高校。隱形補貼從2004年在國內高校出現,目前已有多所高校“默默進行”。河南高校實施效果如何?師生如何看待?記者就此采訪了河南部分高校。□東方今報·猛犸新聞記者 趙瑞瑩 王姝

 

    【效果】建檔立卡+大數據,這里的資助“靜悄悄”

 

    開學以來,在河南工業大學,每個月都有一二百名學生的飯卡多出200元。有學生咨詢了老師,才知道這是學校通過數據分析“悄悄”資助給他的生活補貼。

    “這個受助名單是動態的,我們每個月都會根據收集的數據調整。”河南工業大學學生資助中心辦公室主任齊新艷告訴記者,針對建檔立卡的學生,該校調取了校園卡服務中心和網絡中心的數據,了解他們的平均消費、最低消費情況,選擇一百多名最困難的學生進行生活補助。

    說到隱形資助的方式,齊新艷談到十年前一件往事。當時作為輔導員的她,在午餐時看到一位學生在餐廳逗留。面對老師的詢問,這位學生表示已經吃過飯了。但是后來,齊新艷發現他在其他同學走后,吃掉了他們剩下的飯菜。“這對我觸動特別大。”齊新艷回憶,那位學生有跑步特長,在一次運動會上突然暈倒了,怎么問都不說原因,送到醫院檢查,才知道是營養不良所致。

    “現在高校資助體系完善了,但我還是擔心有這種自尊心太強的學生。把錢直接打到他們卡里,就只有我們和學生自己知道這個秘密了。”齊新艷說。

    無獨有偶,在中原工學院資助管理中心,工作人員正忙著統計建檔立卡學生信息。不久后,也會有一筆錢“悄悄”被轉到一部分學生銀行卡上。

    資助管理中心主任江方日告訴記者,2019年起,中原工學院實施“建檔立卡貧困家庭學生精準資助專項行動計劃”,以建檔立卡生為重點進行結對幫扶。

    “學校提出四個原則,精準性、保密性、服務成長、全程育人原則,其中就要求尊重受助學生的隱私。”江方日介紹,除了國家助學金、臨時困難補助、勤工助學等,學校還為一年級建檔立卡新生每人補助500元的生活費,直補到學生校園一卡通或學生本人的銀行卡中,同時安排經費進行家訪慰問。

 

    【支撐】一個暑假家訪500戶,駐村十余天幫助學生建檔立卡

 

    看似“無聲”的隱形資助背后,其實需要工作人員的更多付出。齊新艷告訴記者,2018年后,學生申請補助不再需要提供民政部門認證。為了精準認定困難學生,河南工業大學的老師們在原有十余年家訪傳統的基礎上,加大了走訪力度。2018年7月,該校百名學工干部、百支宣傳隊伍走訪1000名貧困家庭,了解情況并提供相應幫助。

    “每年寒暑假我們都會家訪。寒假時學生家里人比較全,便于了解情況;暑假時間長,一個假期我們可以走訪500多戶,最遠到了黑龍江鐵嶺、云南、貴州等地。”齊新艷說,通過走訪,他們發現大部分貧困學生家庭確實很困難。有一次家訪時,老師們發現學生和單親父親住在危房中,符合貧困戶建檔立卡標準,但是沒有評上。于是,他們在村和縣之間奔波十余天,為該學生申請了貧困戶認定。

    同樣,在河南師范大學,每位建檔立卡學生每月有400元、每年計4000元的補助款直接打到學生銀行卡上。河南師范大學學生資助服務中心主任趙紅杰告訴記者,為了提高資助的精準度,學校每年在進行大規模家訪的同時,在校內成立民主評定小組,小組成員由不少于10%的學生代表組成,對困難學生的情況進行綜合認定。

    據了解,河南師范大學困難學生有一萬余人,占整體學生人數的33%。針對一些沒有建檔立卡的家庭經濟困難生,該校還提供一些“自助服務”。趙紅杰介紹,以前每年冬天,學校會給困難學生統一發放越冬物資補助,而現在采取學生自己申請、直接領取這種更“低調”的方式,按需資助;針對家庭困難的入學新生,學校提供了“新生大禮包”,其中包括勵志書籍、免費餐券、學習用品等;對于償還助學貸款困難的學生,準確核實后,學校也會幫助還貸。

    “隱形資助在幫助學生解決實際問題的同時,尊重了他們的隱私,保護了尊嚴,這種人文關懷也將起到鼓勵作用。”趙紅杰說。

 

    【局限】

    多樣支付方式增加數據篩查難度

 

    隱形資助的好處顯而易見,但在實施中也存在一些困難。記者在走訪一些學校時了解到,由于目前微信、支付寶等支付方式多樣,學生對校園卡的依賴程度減少,增加了通過數據掌握消費情況的難度,成為這些學校暫未進行“隱形資助”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齊新艷認為,數據分析確實有一定局限性,但它的價值不容小覷:“比如校園餐廳飯菜價格相對便宜,只能刷卡消費,家境差一些的學生,普遍更傾向于用校園卡。”同時,數據分析也為教師進一步了解學生情況提供了契機。

    齊新艷說,之前有位接受困難資助的學生,因為存在高消費行為被取消補助。第二年,該生又申請了困難補助。工作人員到學生家中,了解到其家庭確實十分困難,但其母親將大部分工資給了孩子,造成這名學生缺乏合理的消費觀。

    “當時我覺得又心酸又有感觸,回校后做了這位學生的思想工作,提供勤工儉學崗位,讓他更多通過自己的努力去生活。我們說扶貧先扶志,就是希望不僅通過物資資助解決燃眉之急,也能讓學生養成自立自強的品質。”齊新艷說。

 

    【擔憂】

    “隱形資助”是否會影響“扶貧扶志”?

 

    2017年年初,教育部辦公廳在《關于進一步加強和規范高校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認定工作的通知》中要求,“各高校應采用大數據分析、個別訪談等方式,深入、直觀地了解學生家庭經濟狀況”,“不能讓學生當眾訴苦、互相比困”,避免“把困難學生與非困難學生割裂區分開”。

    不過,對于“隱形資助”的影響,師生各有看法。河南師范大學畢業生小石曾在大學期間接受過評定資助。聽聞母校開始實施隱形資助,她隔著屏幕點了個大大的“贊”:“評定資助對一些敏感或者自尊心強的學生,的確存在心理上的障礙,隱形資助靠數據說話,更人性化。”但同時,她擔心“隱形資助”是否會降低資助門檻,滋生學弟學妹“不勞而獲”的思想。

    “扶貧扶志是學校在資助工作中的重要原則。”趙紅杰告訴記者,學校給學生提供大量的勤工助學崗位,每小時有15元工資,超過國家規定的12元,這樣能夠保證學生每月至少500元的收入。

    在網絡相關新聞界面,一些網友對隱形資助數據評定的精準性表示懷疑:“學生卡不能囊括學生所有的消費情況,而且一些學生家庭條件雖然艱苦,可能吃飯方面處于正常消費水平,但在其他方面很拮據,這些同學會不會被忽視呢?”對此,網友“會飛的魚”認為,隱形資助對校方的認定水平提出了新要求,需要結合評定資助和隱形資助進行,建立科學完整的評定制度;在逐漸加大隱形資助覆蓋面的同時,建立行之有效的監督機制,確保公正公平。

責任編輯:
有新聞想爆料?請登錄《今報網呼叫中心》( http://www.nogiey.live/call)、撥打新聞熱線0371-65830000,或登錄東方今報官方微信、微博(@東方今報)提供新聞線索。今報網商務合作招募中,誠邀合作伙伴,聯系電話18737167215。
  • 時政
  • 河南
  • 社會
  • 民生
  • 財經
  • 教育
  • 行業
  • 綜合

東方今報|資源手冊|呼叫中心|聯系我們|版權聲明|法律顧問|廣告服務|技術服務中心

Copyright © 2005 - 2019 JINBW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制作單位:東方今報全網中心  版權所有:東方今報社

關注我們
500娱乐大小单双